• <menu id="8k848"></menu>
  • <xmp id="8k848">
    <optgroup id="8k848"><optgroup id="8k848"></optgroup></optgroup>
  • <menu id="8k848"><tt id="8k848"></tt></menu>
    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央行將外匯存款準備金率調升至7% 專家:核心是希望減緩人民幣過快升值的壓力

    每日經濟新聞 2021-05-31 20:51:03

    ● 去年以來,我國外貿形勢向好,出口增速增強,美元凈流入較多,在此背景下,有可能會推升人民幣的匯率,此時央行提升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有助于吸納市場上多余的美元,也有助于支持人民幣匯率平穩運行。

    每經記者 肖世清    每經編輯 易啟江    

    5月31日,央行公告稱,為加強金融機構外匯流動性管理,決定自2021年6月15日起,上調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2個百分點,即外匯存款準備金率由現行的5%提高到7%。

    事實上,這并非央行首次調整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自2005年1月15日將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統一調整為3%,之后央行對此進行過兩次調整。其中,2006年9月15日起將此提升1個百分點,執行4%的存款準備金率;2007年5月15日起提高1個百分點,執行5%的外匯存款準備金率。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對比前兩次,本次央行將調整幅度提高2個百分點,執行7%的存款準備金率。對此,中信證券研究所副所長、首席FICC分析師明明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去年以來,我國外貿形勢向好,出口增速增強,美元凈流入較多,在此背景下,有可能會推升人民幣的匯率,此時央行提升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有助于吸納市場上多余的美元,也有助于支持人民幣匯率平穩運行?!?/p>

    招聯金融首席研究員董希淼對記者稱:“近日來,央行通過記者會等形式及組織一系列文章、采訪,加強對市場預期的引導;今天,央行上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進一步加強對炒作人民幣升值行為管控?!?/p>

    專家:央行不會放任人民幣過快升值

    據了解,外匯存款準備金是指金融機構按照規定將其吸收外匯存款的一定比例交存中國人民銀行的存款。外匯存款準備金率是指金融機構交存中國人民銀行的外匯存款準備金與其吸收外匯存款的比率。

    據央行本月公布的金融統計數據顯示,4月末,外幣存款余額1萬億美元,同比增長33.2%。當月外幣存款增加478億美元,同比多增588億美元。

    紅塔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奇霖表示,外幣存款現在大概有1萬億美元左右,上調2%的話約鎖定200億美元,減少金融機構可以結匯的額度,其核心是希望減緩人民幣匯率過快升值的壓力。

    中銀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管濤認為,2021年以來,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明顯增加,4月末外匯存款余額約為1萬億美元,外匯流動性寬松,央行將外匯存款準備金率上調2個百分點,可凍結約200億美元外匯流動性,有助于收緊境內市場外匯流動性,提高境內外幣利率,縮小境內本外幣利差,抑制即期和遠期結匯,促進境內外匯市場平衡。

    值得注意的是,2007年至今,人民幣經歷過多輪升值,對比2006年、2007年的兩次調整,本次央行為何會在此時作出調整?且一次調升2個百分點?

    李奇霖認為,最大的原因可能還是當前匯率升值的預期太強了,金融機構的外幣貸款需求也比較強?,F在很多預期認為外幣匯率會貶值,人民幣相對升值,金融機構和企業就有動力做外幣負債,但也有不利影響,包括出口企業壓力上升等,所以想控制一下外幣貸款的節奏。

    管濤則認為,此次政策調整傳遞出兩個信號:

    一是央行不會放任人民幣過快升值,必要時將果斷出手。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從去年5月末至今升幅已經不小,繼續升值有可能使人民幣幣值脫離基本面。疫情對我國經濟的影響尚未完全消失,繼續大幅升值可能對出口企業造成較大負面影響,越來越多的市場權威人士認為當前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已出現超調。近期,由人民銀行和國家外匯管理局指導的全國外匯市場自律機制召開會議,會后新聞稿即針對炒作升值的言論傳達明確信號,表明央行已在有意向市場中炒作升值的投資者發出警告,必要時可能會果斷出手、采取有力措施應對。此次上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說明央行言出必行。

    二是央行不出手則已,出手必是重拳。以往央行調整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一般每次調整0.5個百分點,此次外匯存款準備金率上調幅度為2個百分點,明顯超出以往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的調整幅度,力度較大,彰顯央行調控決心。此次央行沒有使用外匯風險準備金等過去幾年常用的政策,而是動用了外匯存款準備金率這一過去較少使用的工具,說明央行工具箱中的工具還很多,央行自由選擇的空間很大。未來如果外匯市場出現明顯的投機跡象,還會源源不斷地推出其他宏觀審慎工具。

    未來人民幣存在的四大貶值因素不可忽視

    近期,人民幣匯率可謂是“漲勢如虹”,已邁入6.3元時代。

    據國家外匯交易中心數據顯示,5月31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較上一個交易日,調升176個基點,報6.3682,創2018年5月以來新高。此外,截止今日16:50分左右,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報6.3681,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報6.3684。

    與此同時,記者注意到,近期人民幣匯率有所走強,引起市場普遍關注,也滋生出“炒匯”行為。近日來,央行通過記者會等形式及組織一系列文章、采訪,加強對市場預期的引導。

    5月27日,全國外匯市場自律機制第七次工作會議指出,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適合中國國情,應當長期堅持。會議強調,企業和金融機構都應積極適應匯率雙向波動的狀態。企業要聚焦主業,樹立“風險中性”理念,避免偏離風險中性的“炒匯”行為,不要賭人民幣匯率升值或貶值,久賭必輸。

    此外,5月30日,央行旗下金融時報發表評論文章指出,往前看,既有支持人民幣升值的因素,也有支持人民幣貶值的因素。未來可能推動人民幣貶值的四大因素不能忽視:

    一是美聯儲退出量化寬松貨幣政策。若未來通脹持續超預期,聯儲很可能收緊貨幣政策,資金從新興市場大幅回流美國,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市場貨幣將面臨明顯貶值壓力,需要警惕。

    二是美國經濟強勁復蘇帶動美元走強。美國疫苗接種較為迅速,市場普遍預期美國疫情將在年內得到有效控制,以及拜登政府宣布新一輪的經濟刺激方案。這將帶動美元指數走強,對包括人民幣在內的新興經濟體貨幣帶來貶值壓力。

    三是全球疫情逐漸得到控制和供給能力恢復。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全球供給能力受損。未來隨著疫苗接種率進一步提升,各國可能會先后形成有效免疫屏障,這將推動全球經濟快速恢復,供給能力明顯增強,形成對中國出口和人民幣匯率貶值的壓力。

    四是美國資產泡沫可能破裂,全球避險情緒升溫。未來美聯儲退出寬松貨幣政策,有可能刺破資產泡沫,引發美資產價格大幅調整,刺激全球市場避險情緒升溫,資金回流美國救市,推升美元指數,拉低非美貨幣。

    封面圖片來源:攝圖網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四虎永久在线高清国产精品,亚洲日韩欧美国产高清αv,国产美女高潮流白浆免费观看